一部感人的韩剧《初恋》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是怎样一段极淡却又极美的情事呀!回想处尽是温馨一缕缕,随之是从心底泛起的舒心微笑一朵朵。
    犹然记得,当听到一贯克制冷静的灿宇说出遵守承诺并希望锡姬等待的话语时,当看到锡姬那双一度灰暗失落继而瞬间京亮充溢会心笑意的眼眸时,一颗无数次期盼着美好的心顿时被开心与喜悦的感觉缓缓浸溢。
     一直为别人而活着的灿宇终于开始为自己的梦想与幸福而活着,一直站在远处尊重灿宇的想法似曾离开又从未离开的锡姬终于等到了灿宇的心心相印。
     手与手相握,四目的相知凝视,心也在那一刻靠近。看着灿宇曾经冰封的心被冰雪聪明的锡姬一点点融化的过程是如此淡淡而又令人长久回味的。
    初识时那不断掉书的可笑滑稽情节;校园里一次次错身而过若有所思的回眸;还有那一次次争锋相对的关于人生、命运的辩论,虽然似乎总会以一种不甚愉快的方式结束,但,每一次都会在对方心的角落里留下一道道不易察觉的刻痕,一种经过人生历炼会由好感升华成爱的刻痕。
     锡姬爱的确认应该是在那次多年后的餐厅邂逅吧。迎面闯入眼帘的那个微笑着侃侃而谈的男人,那已褪去学生时代青涩模样,浑身已透着成熟气息的,那个叫做灿宇的男人时,锡姬的心感到了一种慌乱。在灿宇面前从来坦坦然然、伶牙俐齿的锡姬,居然,感到了慌乱。
     只是,喜欢捉弄人的命运又一次的让他们错身而过,缘悭一面。可,锡姬的心已然明白,角落里那一道道或深或浅的刻痕已在不知不觉中积聚成了一块烙印,爱的烙印。多年来,心底那挥之不去的身影,那份始终淡淡却又无比持久的思绪,她,确定了。
     确定的锡姬明了自己爱上的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她选择了主动,并在尊重灿宇想法的同时委婉的道出了自己的情感。聪慧的锡姬呀,她深知灿宇自尊好强内敛的性格,她也深知爱的一张一弛的道理,爱需要激情也需要尊重。
     灿宇对锡姬爱的起始也许正是锡姬一次次对他的想法与观点的尊重,尽管他几乎总是会让锡姬难堪。可,这位有着热情微笑的女孩却以一颗友善的心时常走进他的生活。没有太多的话语,但,灿宇明白这是一位了解他的女孩,这是一位聪慧、善良、对事业执着自立的女孩。
     只是,他的生活有太多的负重,太多的不确定。纵使心弦已被拔动,他也唯有深埋心间。他,没有为自己考虑的时间。
    
     但,当一切的负重与恩怨烟消云散后,蓦然回首,锡姬依然而且更加真切的站在他的面前时,同样聪明的灿宇明白错失过这样的一段情缘会是怎样的一生遗憾!
     一段极淡却又极美的情事就这样在会心的对视中延续着,心灵的相通注定了这将是一段得以永恒的情事,属于灿宇与锡姬的梦终于开始了……

她是富家千金,他是贫困的穷学生。两人就读同一所大学。
   第一次碰面,他的书掉了,她帮他捡起来,他道个谢,两人擦肩而过。她没有注意他,他也没有注意她。
   第二次碰面,他的书又掉在了她面前,她坐在哥哥的汽车里,笑着建议他去买个书夹子。
   她是广播社的成员,有一次他找上门来,因为她选播的歌曲吵得他无法温习功课。虽然他显得无礼而生硬,她却开始注意到他。学校组织校园文化讨论会时,她把他列为讨论成员之一,但是他没有参加活动。
   她焦灼地满校园跑着寻找他,但两人总在几步之遥的地方错身而过。这似乎预示了二人未来的运行轨迹,虽然两人的生活圈子有着某种奇妙而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而屡屡错过了。
   她因为他的失约而被学长狠狠地训了一顿,她感到委屈与不甘心。她找到他,坚持要他向自己道歉。他感到好笑。因为价值观的不同,两人的争论碰撞出了火花。
   她接受了学校的采访任务,去城市的贫民区采访贫民的生活状况。那里的情形使她吃惊,更让她吃惊的是她在那里发现了他的身影。她回想起他的言行举止,开始反省自己以前的一些错误观念,也隐隐明白了,为何他总是绷得紧紧的,总像被什么东西驱赶着奔跑,以致于无暇停下来欣赏一下路边的风景。因为他要改变现状。
   她在广播里说出了对贫穷的看法,作为某种表示和解与同情的讯号,她播放了他以前点播过的歌曲。他却愤怒了,认为她伪善,贫穷对她来说不过是隔岸观火,可对他来说却是生活本身。他找到了她,要她道歉,两人再度唇枪舌战。他认为她自以为是,她认为他因自卑而歪曲别人的好意,两人谁也不能说服谁。但是争论过后,观念也得到了沟通,他们私底下也会反省着自己的不足。
   他每天掖着一摞书跑上跑下地,总是经常掉书,她说过要给他买一个书夹子,但是始终没有买。
   他家里出了一大堆情况,父亲入院了,哥哥在逃亡中,他被人关起来毒打,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这期间她去探望过他父亲,而他当时并不知情。
   为了帮孤寡老人筹款,广播社开办了茶座,她将茶券送给他唯一的朋友,暗地里希望他也会来。
   他真的来了,她喜出望外。她为他播放了他点过的歌曲,他听着歌曲,沉浸在和父亲的回忆中,她凝视着他,发觉自己无法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
   她从他朋友的口中得知他对她的好评来自于误解——他以为她也是个穷学生,却能乐观地、不怨天尤人地生活着。
   她感到不安,去向他坦白自己撒过的谎,请他原谅。这一次他没有原谅她,她说愿意等到他原谅她的那一天。
   因为家里的状况,他辍学了。一年后,他因为贵人的赏识而得到资助,重新返回学校,参加了检察官考试。
   在广播社,她已经是前辈了,老气横秋地像当年的学长一样教训着菜鸟们。
   他通过了第一次检验考试,而她被警察带去问话,因为她在夜校义务当老师之余还参演了带有政治倾向的话剧,而她坚持自己没有做错。他的消息她是后来才知道的,她托他的朋友给他送去一支钢笔,希望他能通过第二次考试。
   等钢笔送到他手中时,当个检察官已成了一去不返的梦。他家里又出了状况,这一次他看清了许多事情,他的信念被打碎了,于是他对曾经的梦想不再留恋。他拿着她送的笔,想着她,有刹那间的失神,只是那么一刹间,因为他有非做不可的事,有非挑不可的担子,有非走不可的路。
   一转眼,五年时间过去了。
   那一年,她的第一次采访任务,还有和他的交锋,似乎对她有着深远的影响,她在那条路上越走越远,并最终当上了记者。偶尔她会见见他的朋友,打听一下有关他的消息。关于他的记忆越来越淡了,但是不知为什么,她保持着对他的浅浅的牵挂。
   他凭着非凡的才干,攀上了社长的位子,为她的母亲打理生意,她母亲非常欣赏他,屡次想要将他介绍给自己女儿,然而,他跟她仍是悭吝一面。
   终于,在一次聚会上,匆匆赶来赴约的她看到了他,她一眼就认出了他。对于兜兜转转许多圈,他仍是出现在她面前这一事实,她感到又惊又喜。可是,怎么回事呢?她不敢贸然相认,逃进了洗手间,在里面来回踱着步子,等整理好情绪后,她却偏偏接到了采访任务。
   她跟他再度碰面了,通过他的朋友。他变得风度翩翩,以前的锐气是被时间磨平了呢,还是被他很好地隐藏起来了?
   他等待了许多年的时机,终于成熟了,很快地,等他复完仇,他就能从火烧一样的过往中解脱出来。这时她来找他,她说她为了找他,走得双腿也要折了,但是他无暇它顾。他跟她约好办完事再联络她,她对这样的答复似乎还算满意,就走了。在十字路口,他透过车窗望着她,带着几分心动,几分如梦初醒,他刚刚知道了她跟他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可思议的缘分。那份朦胧的情愫存在了几秒钟后,他又清醒过来了,他必须完成他要做的事,才谈得上其它。
   复仇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偶有波折,他稍动脑筋也就解决了。最后,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但是他迷惘又空虚。
   他辞去了工作,回到了起点。她来找他,问他是否还记得跟她的约定。他拿出当初她送他的钢笔,告诉她,自己想要履行她送他钢笔时的初衷,可是那会花费不少时间,不知道她会不会有耐性等下去。
   她有些愕然,随即她的笑容像花朵一样绽放。
   故事结束了,而属于他跟她的部分,才刚刚开始。

 
她对爱情的争取方式,进退有致。,灿宇给锡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重遇灿宇时,心跳的感觉依旧,所以她立刻就确定了自己的心意。还有,我想锡姬不是个非常需要爱情的女人,她不像晓京,一日见不了爱人就无法呼吸一样,她有事业,有追求(她身上有着母亲的遗传因子),不会成天心里空落落地只想着爱人。爱情来了她会争取,爱情不来她也不强求,一切随缘。
   在“初恋”的几段恋情中,这一段恋情最为含蓄,在有意与无意,有情与无情之间,爱情之花始终似开未开。导演绕了无数的大圈子暗示观众:这两人是有缘的有缘的,但就是不让他们碰面,碰了面也是不咸不淡地扯两句

有用 (4)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