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泡菜】见证石膏王子的化学反映

    石膏第一眼见壮士是在一个下雨的夜晚,小尼姑打算从寺院出逃,当看到被淋在雨里的石膏,放弃了第九次出逃。后来在宇说见到的是“女鬼”,正是这个“女鬼”救了他。昏迷刚刚转醒的在宇对所在的环境还搞不清状况,他完全一副防范的、戒备的心理,问了钱包、手机、包等。当吃不下东西的在宇从他所休息的房间出来,看到自己的登山鞋没有,滑稽的穿着小尼姑的鞋子走出来,看到那个调皮的小尼姑穿着自己的登山鞋又蹦又跳,他满眼不屑。走过一间房间看到里面的小象,忍不住上前近看,并拿起来一探究竟。引来石壮的一翻争执,到壮士那双胖乎乎的可爱巧手折出来的小象,石膏开始欣赏思雅了,也许特别的情愫已经开始兹生了。
     告别时,看石膏又拿出那副贯有的官腔,虽然不是敷衍,但是却看不到真诚。
     在宇是刻板的,就像民道说,上次结婚见你也是这西服、 这领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只有这一条领带呢,可见一斑。在宇是理智并有点不尽人情的,像在宇对妈妈为姐姐准备房子,他姐姐为了不开火回娘家蹭饭,他说,“结了婚就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出嫁的女儿过于频繁回娘家不妥当”我觉得这有两层意思,一层是大家所理解的小心眼,但是在我看来,我觉得他认为他妈妈这样干涉姐姐的生活要考虑亲家的立场,还说让他们回到自己家吃饭也是,正是因为他妈妈为姐姐准备的房子及不在家里吃饭而引起亲家妈妈的不开心。从两家吃饭社长说让亲家媳妇在婚的事,他席间也已感受到了尴尬,回到家后他跟妈妈说,不让他干涉别人的家事,并且表明结婚与否是要当听事人的意愿的态度,可以看得出他是很理智型的,并且是有主见的。
     当在宇决定去寺庙,他的心情肯定是雀跃的,看他拿表出来看,也许这时他对壮士已经有了好奇。注意到一个细节,他还有问思雅去了哪里。大师傅说因为没有联系,不知道,他还很失望。呵呵,王子已经开始春心萌动了。到寺庙没有见到哀乐大师,他是失落的,妈妈问他在寺院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为什么回来以后就不开心。
在酒店听到身后的几分相熟的声音,他下意识地回头,那个让他失落的人就在眼前,他惊喜表现写在脸上,问小姑娘怎么会在这里,小姑娘支吾……聪明如他,直接就转到“有什么他可以帮忙的”。没有需要帮忙的,小姑娘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他帮思雅开始时我觉得不只是他救过他,他想要帮回她一次的想法。他帮她介绍工作时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让杨组长按照考核标准来面试),不会因为谁而例外,(呵呵,这个谁也许现在不是重要的人,如果是重要的,不知道他到时会不会例外,要看后面的表现了),这时的在宇对思雅是同情,想给予她帮助。当工作没帮上忙,他就主动说要帮思雅找爸爸。我想他是不愿意求人的,但是为了思雅,他拜托姐姐让姐姐的弟妹帮忙,可以看得出潜意识里,他已经把思雅放到了心里。后来他接到思雅发来面试成功的短信时,他虽然刚刚听了杨组长的汇报,但是看到思雅短信他还是会心地笑了,搞得他妈追问到底有什么好事,可能对于以前的他,即使有一直担心的事,解决了也不会是这样的笑容,所以才引得他妈妈的追问吧。
     在SY的小天地,SY让在宇坐,在宇不坐,被SY笑他哪里有站着的人更舒服的,那时的他还没有改变,没有在乎SY对他看法。当SY告诉他她的小秘密时,在宇虽然表面没有说,但是从他开始笑,到后来严肃的表情、以及他告诉杨组长此事来看,他是很在意的,还不能容忍的,呵呵,过不了多久,我们的石膏王子就会主动就范帮侍女订房了。从此石膏已经开始在一点点的发生化学变化了。
有了SY爸爸的消息,在宇联系不上思雅他自言自语,“应该问问家在哪里的”,以及一早找到SY告诉她关于爸爸的消息,他是关心挂心思雅的。我们可爱的石膏王子真的是初恋呀,看SY问他“她是漂亮还是丑”,王子那羞涩的,又不敢仔细看而躲避的眼神及表情真是可爱透了。
思雅请在宇吃午餐,在宇本不吃辣椒,但是看着粘满辣椒的思雅夹给他的年糕,他还是张嘴吃了,而且吃了他不放心的食物,都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可能对于在宇这已经是破天荒了,他可以在亲家全家人的面前让别人知道他是个不吃泡菜的另类的韩国男人、挑剔的男人,而在SY面前他却不说自己不吃带辣椒的食物,看他那副被辣到直喝水及偷照镜子牙齿上是否有辣椒,却对思雅说他吃得很好的模样,看出他开始在乎自己给思雅的印像了,他不在乎所有人认为他挑剔,他在乎思雅对他的看法。相对比开始的不喜欢坐而更喜欢站的人,他已经开始为了思雅的眼光一点点地改变了。
 
     想到SY要见爸爸的紧张及要以漂亮的面貌去见爸爸,让爸爸喜欢,就去给思雅买衣服。看着他生疏地挑着衣服,这可能是王子的第一次吧。无奈请来姐姐帮忙,当说到SY是的脸是“可爱”型的时王子脸上自然绽放的笑容,老道的姐姐一眼看出他恋爱了,只是王子还不自知。去见爸爸的SY没有给在宇电话,不顾姐姐、姐夫在他家里,自顾跑回自己房里不停拿出电话看的在宇等的很心焦,虽然还没到魂牵梦绕的程度,他已经开始惦念这个叫思雅的小丫头了。(想到姐姐说在宇在房里给小姑娘打电话我就想笑。)是否恋爱中的人最甜蜜,笑容也多了,王子妈妈说是他让在宇多笑的,但是王子会心的笑容,怎可能是让笑就能笑得出的。
     当王子拿着准备要送思雅的表,在电梯关闭的瞬间看到心不在嫣的思雅匆匆走掉,聪明的他一下子想到对待工作如此重视的SY在工作时间出去,莫非医院的爸爸出事了,不知道他是否是开完了预计10分钟后的会议才去的医院,还是取消开会直接赶过去的(个人觉得BJ大人这里应该表一下他取消会议,更能表现王子对思雅的关心和惦念。)在医院看到摇摇欲坠走出来的SY,在她倒下去的刹那抓住她,我想这时候在宇对思雅更多的是心疼而非同情,这么个可怜的孩子,从小没有父母,刚刚找到爸爸,爸爸却过逝,而且是那么善良的一个孩子,不怨恨父母抛弃他,只是希望爸爸能健康,我一个外人都觉得心疼,更何况本就已经对思雅有好感的在宇。
当郑妈妈问及在宇与思雅的关系,在宇说是朋友,记得曾经几次都是说“就是那样的人”,“认识的人”,“公司职员”,现在他说是“朋友”,以后包括在妈妈面前也说是朋友,SY的位置在在宇心中已经悄悄地变化了。
     在听到郑妈妈问SY住哪,ZY有点吃惊的转向思雅的眼神,知道了他没有住的地方。无处可去的SY睡着在王子的车里,他怕她冷到为她盖上自己的衣服,赶走在车边嬉闹的孩子,想着她无处可去,跟妈妈撒谎陪着睡着的她整夜,何时的他变得如此细心,如此温暖……发现思雅不见而焦急的寻找,睡梦中的SY叫着爸爸触动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握住思雅的手,满眼尽是心疼、怜爱。
     思雅被怀疑偷了客人的戒指,在宇态度坚决地相信SY,并且找杨组长授意处理方式,这对于一个从不违背原则的人来说已经开始犯规了,后来听了姐姐的话,他没办法才交给妈妈处理,现在他已经有了为了思雅例外的想法了。看着伤心的思雅一个人走入她睡觉的餐厅,当王子看着因伤心醉了、睡着的思雅,他破例了,为他开了房间,并背SY爬到8楼。当王子看到思雅眼角的泪,并轻轻为她拭去的时候,那份心疼与怜爱无以言表,(很想看到以后,在宇知道他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是从思雅那里夺来的,正是他的母亲让思雅活得这么艰辛,他一定会内疚到不能原谅妈妈和自己)。在宇姐姐知道在宇关于客人东西被偷的事情在宇辟护SY,马上来找在宇。“你给可怜的孩子撑腰费心了”、“作为姐姐来给你忠告”,我觉得是姐姐偏心弟弟,来告密来了。由此可见在宇和他妈妈发生冲突姐姐大多会站在在宇这边。再看看在宇的态度,从开始回答姐姐“现在还不确定”到马上转为“不对,没拿”他对思雅是多么信任的,当然思雅也是值得信任的。姐姐忠告“你如果保护她的话,妈妈会马上看出来的,不会让她辞职就这么简单放过她”他为了保护思雅不受辞职以外的伤害,在宇才未插手此事的,但是他一定是不好过的。在宇听说让SY辞职,马上去她的秘密天地看望她,面对这样的SY石膏王子真是柔情似水呀,那眼神充满了无尽的怜爱,或许也有觉得自己没能保护她的内疚感吧。看王子的话“我相信SY是清白的”(坚信她的清白,但是却不能为了她的这份清白做任何努力,王子也有无力的时候)“离开这打算怎么办”(对思雅的担心,乐观的思雅,轻松回过他的问题,这样的思雅让人怎能不疼、不爱)“暂时在那睡吧”他对这种处境的思雅的怜爱与心疼让他没有任何顾及(我实在不能理解韩国人,这有这么严重吗,就如后来在宇妈所说他是做了丈夫该做的事,后来他姐也说在宇给那女人开酒店房间做得太过份了,所以就认为是他是为了思雅没有任何顾及了)。
     找到戒指在宇的开心表露无疑,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SY不用因此而辞职,也不用因此而不能见到并照顾SY,第一时间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SY,却还是忍不住逗逗SY。看着被冤枉的SY因得不到信任而伤心地流泪,他的那份关切与疼爱了然于心,自然地拥SY入怀安慰。石膏王子通过此事更确认SY在他心中的份量,从而花痴本性表露无疑,让我们大饱眼福。SY送的礼物他都不舍得让阿姨碰一下,看他进屋阿姨要接他躲闪地拒绝并马上回房,真有够可爱,HC王子爱不释手地看每一样SY精挑细选的礼物,虽然与他的年龄及以往风格格格不入,但能收到SY用心准备礼物他是特别开心的,一副沉浸在初恋中的少男模样,那么珍惜与喜悦,开始时他看到那样的一件衣服还自言自语“这个怎么穿啊!”不一会,他就穿上自己也认为没办法穿的衣服跟妈妈吃饭,妈妈说他“幼稚,像个幼儿园学生”真是有见地呀(恋爱中的人的行为都是幼稚的,由此可见在宇已经坠入情网了),衣服弄脏,不接受妈妈拿来的纸巾,在散开之前马上去冲洗,饭也顾不得吃了,及妈妈嗤之以鼻“什么了不起的衣服那样”可见对思雅送的礼物的珍视程度,也足见他对思雅的在乎已到了珍视的程度。
     有洁癖的王子自然地与SY并坐在秘密天地的地上聊天,相比上次的“站着更舒服”,“以及用手帕垫在下面”他真是改变太多了,他正在受SY的感染,(听ZY妈说小时候也没给他穿过这样的衣服,猜想幼时的ZY并不快乐,在这样的妈妈的教导下没有童真,只有与着年龄不相称的老成,推想ZY正受着SY的感染变得这么幼稚及童心是必然的了,错过的东西要找回来,SY的出现让他找回了曾经的童真及不曾感受过的快乐,所以他被这个乐观积极、可爱快乐的SY深深地吸引也就不足为奇了。当他们谈及东植,在宇说“在一起生活产生感情会好起来”SY回“绝对不可能”,ZY听到SY的保证式的回答会不会放心点了呢,呵呵,看后来的剧情发现ZY也很“虚伪”,他此时正担心他们在一起生活产生感情才是真吧。听思雅说“我下回买更漂亮的衣服给你”看到ZY的那个表情,一副受宠又吃不消的样子可爱透了。
     因为SY住在酒店与妈妈引起了争执,听到这么晚妈妈却把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孩子赶出去,担心的他急忙打电话给SY,确定她有了可去的地方,才放心,但是看他一副愧疚的样子。听姐夫说SY是睡觉的时候被赶出去的,担心SY受惊急忙去找她,他应该为没有保护SY和有这样的妈妈而感到愧疚,但是这么善良的SY更让王子疼惜,很容易知足且乐观调皮的SY正越来越吸引着王子,看他为3号小猪费的那番心思就可见一斑了,“做出这题才能见思雅呀”泄露了他想见思雅、思念思雅的心。SY的一问“大叔在等吗”又流露了ZY心思,想见她。看她逗ZY也是那么可爱,可爱、平凡、淘气能带给在宇欢笑的SY,在宇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SY了。在宇宠溺地用拳头打SY的头说“淘气鬼”时真的是又宠又爱呀,“一天不见就提心,很想你”,情窦初开的王子,我想这肯定是ZY的初恋,那次想牵手时的害羞与小心在意,及未得逞的嗔怒,在宇姐姐说“在宇对恋爱完全不在行,怎么也得试一次才懂”可以推断。限入初恋的大男人,和小姑娘的甜密恋情就要开始了。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