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受害者发声!受害者现身说法!

近日韩国"N号房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全民对此事都持愤怒状态。就在前天,韩国CBS广播节目采访到一名深受"N号房"折磨的受害者现身说法。

ad1.jpg

 

受害者采访中说明了与赵主彬的接触过程:"在SNS上见到的赵某提出数百万韩元的高额打工费,当时因为生活费不足,在找工作的地方时接到了手机兼职提议,如果有兴趣的话请联系我,每月给400万韩元左右,聊了一会儿,就转到了Telegram应用上"
之后,赵某以"送钱给受害者、送手机、送礼物"为由,从受害者处获取了地址、电话号码、账号等个人信息,并利用这些信息威胁受害者获取了裸照。

 

ad2.jpg

 

受害者表示:"我的脸和声音、个人信息都掌握在赵某的手中,非常害怕这些信息被泄露出去,所以按照赵某的要求拍摄了超过40个视频。

 

ad3.jpg

受害者表示,这段惨痛经验让她身心皆受重创,但比起身体上的折磨,她说心理创伤更巨大。她无法入眠,吃不下东西,躁郁症和忧郁症同时袭来,有一阵子甚至无法离家,因为感觉会被跟踪"出门时,我不想让任何人注意到我,因此全身包得密不通风,连夏天也一样。"
她听说非法共享的这些色情影片,也会写下女子的姓名、电话和地址,看她的影片的人会知道她的长相等等,让她随时活在恐惧之中"加害者们通过散布我的影像来满足性欲,想到我是工具,感到很可怕" 几星期后,她改了电话号码,甚至搬了家。

 

现在韩政府为了防止因“N号房”事件中泄露居民身份证号码的受害者发生二次伤害,将会尽快变更受害者居民身份证号码。变更委还向警察厅和女性家庭部发送了公文,要求向新确认的受害者介绍身份证号码可变更制度。

ad4.jpg

当媒体公布主嫌赵主彬的个人讯息,提及他在大学时期曾以记者身分撰写了报导,内容是大学学府应加强学生的安全,看到这消息,受害者说自己双手都颤抖了。

ad5.jpg

 

"我太愤怒了,他竟然佯装是个好人,实际上,他却张贴未成年人色情影音、还威胁她们,就这样毁了一个人的一生,甚至在梦里,我仍然会想到这一切,很恐惧万一影片外流,会发生什么事,很怕我的SNS(社群网络)会传来几千则讯息。"

当主持人提到,韩国的法律对于网络相关的性犯罪惩处轻微,问受害者希望主嫌受到何种惩罚,受害者表示"我希望他在监狱里关到死,因为根本无法确定他出狱后会反省自己的犯行。"并且鼓励其他受害者出面,道出自己的经历,让嫌犯可以被重判。

根据韩国新闻报道,赵某甚至还威胁过JTBC社长孙石熙韩国犯罪心理学家分析称:赵主彬不仅是一个具有双重性的人,他还是一个很虚张声势的人,他想要夸张的展示自己,他提及孙石熙这种有名人士,就是想告诉大家,我跟这些人是同等地位的。

ad6.jpg

 

 

当JTBC记者给赵某发短信质问"为何要建这种群聊"时,赵某回答"钱就是最合理的原因,这是消费者们的爱好造成的结果" 从回答就可以看出赵某就算被抓依然毫无悔过之心。

 

ad7.jpg

 

 
据悉,虽然警方尚未确认,但根据虚拟货币交易所留下的个人信息,"博士房"中的1万名收费会员不仅有教授、人气艺人、还包括体育明星、著名创业公司CEO等有知名度的知名人士。如果在以后的调查过程中公开这些人的身份,预计将引起不小的风波。

 

ad8.jpg

 

求求韩国警方快刀斩乱麻赶紧公布26万会员名单,让这些加害者连苟延残喘的时间都没有。查出来一定要严惩,毁了多少女性的一生。

《一个母亲的复仇》里面有一句台词 "我教了我女儿二十年让她知道怎么保护自己,而你却一秒钟都没有教过你儿子,不要伤害他人" 现生已经很不容易了,希望所有人都能开心幸福健康的活着,不受欺凌、不被伤害!

有用 (0)

评论加载中...